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墨人生

笔墨人生比人的寿命恒久得多……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教授。喜欢文学和先秦文化,但更喜欢研究社会科学和各种现实社会问题,还喜欢写写字拍拍照片网上聊聊天……! 呵呵 我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北京、邢台、乌鲁木齐、阿克苏、济南、德州、庆云、太原、杭州…… 我的人生信条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迷失了自己…… 自我推荐文章:《书缘琐记:我的“藏书”》。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杂识:《西游记》(接前)数则  

2016-02-04 09:1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卓是”

《西游记》第五十一回:是老孙寻上他门,与他交战,那怪却就有些认得老孙,卓是神通广大,……(齐鲁书社,一九八○年·济南,p641)

杂识:“卓是”二字,循音索义,实即副词“着实”也。

愚按:“卓”,训高,“卓是”不通。当沿同音假借思路,循音索义,即不难明白,“卓是”,乃“着实”一词之假借也。

 

“蔓菁”、“噇”

《西游记》第五十四回:那八戒那管好歹,放开肚子,只情吃起。也不管甚么玉屑米饭、蒸饼、糖糕、蘑菇、香蕈、笋芽、木耳、黄花菜、石花菜、紫菜、蔓菁、芋头、萝菔、山药、黄精,一骨辣噇个罄尽。(齐鲁书社,一九八○年·济南,p687-688)

杂识:“蔓菁(mánjing)”,一种可食用的根块。各地指称的或非一物。此处将“蔓菁”与“芋头”并列,知其指的是一种生有与芋头相类的、煮熟后发粘的根块之植物。

愚按:吾乡庆云旧时多有此物,百姓常用来与玉米面一块做粥。因其有股怪味,若非吃惯,难以下咽,故近年已少有种植者;然亦有难舍旧味,偶于犄角旮旯处少量种植者,但年轻人则已多不识矣。

杂识:“噇(chuáng)”,动词, 吃。

愚按:“噇”,带有鄙夷的不屑语气,犹言“猛塞”也。《玉篇》解作“吃貌”;其实,解为“恶吃”貌,恐更为准确。

 

“侮”、“醋”、“不题”

《西游记》第五十五回:那怪又弄神通,……交锋三五个回合,不知是甚兵器,把八戒嘴唇上,也又扎了一下。那呆子拖着钯,侮着嘴,负痛逃生。行者却也醋他,虚丢一棒,败阵而走。那怪得胜而回,叫小的们搬石块垒迭了前门不题。(齐鲁书社,一九八○年·济南,p699)

杂识:“侮”,假借字。据上下文意,本字乃“捂”也。

愚按:《西游》一书,为文多有像这种假借的用字情况。若按当今标准,堪称别字大王,当属名副其实的劣本书。我意这类用字,出版社应要求整理者,出校指明正字方好。

杂识:“醋”亦假借字,其本字,乃动词“怵”字。

愚按:醋、怵当代读音并不相同。二者虽然韵母(“u”)相同,但声母却有区别(前者为“c”,而后者为“ch”)。这种音近假借,尤需指出其本字。

杂识:“不题”之“题”,假借;其本字为“提”。

愚按:《西游》假“题”为“提”,若一一数来,不少于数十处。此类多见的假借用字,亦需指明方好。

 

“瘇(zhǒng)”、“利害”

西游记》第五十五回:说不了,行者也到跟前,笑道:“好呆子啊!昨日咒我是脑门痈,今日却也弄做个瘇嘴瘟了!”八戒哼道:“难忍难忍!疼得紧!利害,利害!”(齐鲁书社,一九八○年·济南,p699)

杂识:“瘇”,同“尰”,足肿也。但此处明明讲的是“肿嘴”,与足无涉,是知此“瘇”乃“肿”之假借字也。

愚按:“瘇”与“尰”,一字之异体。“瘇/尰”与“肿/腫”,同音假借而已。

杂识:“利害”与“厉害”,词义迥异。此处将“厉害”写为“利害”,固然可用“假借”搪塞,但究其实,还是写了错别字!

愚按:现如今纠正错别字或区别同音词的训练,仍常以“利害”、“厉害”错用为题。故出版社应要求整理者,尤要对这类用字情况出校,指明正字以避免以讹传讹才是。

 

“告”

《西游记》第五十五回:行者赶到空中,拜告道:……(齐鲁书社,一九八○年·济南,p699)

(又:)若要救得唐僧,除是别告一位方好。(p700)

(又:)望菩萨指示指示,别告那位去好,弟子即去请他也。(同上)

(又:)才然菩萨指示,教我告请昴日星官。老孙去来。(同上)

杂识:这里的诸“告”,并非“告诉”,而是“求”、“请求”之意。

愚按:“央告”(口语“央ge”)、“上山打虎易,登门告人难”之“告”,亦作“央求”、“求”讲。“告饶”、“告退”、“告辞”之“告”,亦由此而来。

“告”,请求也。如《礼记》:“夫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此处之“告”即训“请求”。又如《三国演义》:(曹操)“佯怒夏侯淳,亦欲斩之。众官告免。”另,“告老”(以年老请求退休)、“告籴”(请求购粮)之“告”,皆为请求义。

 

“睍睆(xiàn huǎn)”

《西游记》第五十六回:林深处,听幽禽,巧声睍睆实堪吟。(齐鲁书社,一九八○年·济南,p705)

杂识:“睍睆”,应为双音节单纯词(=联绵词),意为“明亮美好貌”。

愚按:《诗经·邶风·凯风》:“睍睆黄鸟,载其好音。”传:“睍睆,好貌。”朱注:“其音淸和圜转也。”——这个训为“好貌”的词义,并非“睍”、“睆”二字字义的相加之和(“睍”义为目睛突出貌;“睆”字《说文》未收,或谓“目内白翳”曰“睆”)。这就是说,“睍睆”不是由两个单音节单纯词构成的双音节复合词,而仅仅是一个双音节的单纯词。其词义,是由两个音节来做出语音传达的。倘靠着分别去解释睍、睆二字的字义,是根本无法得到“睍睆”一词的词义的(“双音节单纯词”的“拆解陷井”——多少训诂大师在这上头栽了跟头呀)。在这里,“睍睆”只不过是摹写该双音节单纯词发音的书写符号,已不再作为两个表示独立字义的汉“字”来被使用了。

“睍睆”是联绵词,而联绵词初时大多字无定写。同一个联绵词,往往有多种(有的甚至多达数十种)书写形式。从字形看,这些不同书写形式五花八门,书写用字上毫无规律可寻,但从语音上,则可发现它们的语音——尤其是声部方面,却存在着相同、相近或相关(即相互间存在音转或韵转可能)的关系。

由于同一联绵词的各种书写形式,产生于不同地域、不同历史时期,又会受不同书写者不同书写习惯的影响;由于语音和记录语音之书写用字的字音又都是不断变化着的,各地语音、字音的变化虽相互联系却又不是同步进行的,所以,同一个联绵词,其不同书写形式的当代读音,差别可能已经非常巨大了。故历代文人遇到文献中的这类用字时,亦常常满头雾水,只好依据上下文,随文赋义。——不知缘声求义,不知古音韵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发展变化,不知古、今音韵的对应规律,不知词义引申的曲折轨迹……这,就是训诂者最易闹笑话的地方了。

书归正传,还是赶紧回过头来,接着讲“睍睆”吧!

我意“睍睆”,乃是一个与“间关”同源的联绵词。二者语音相近(存在明显的声转关系。这里不作具体分析和说明了);二者词义皆以曲折而连绵不绝为核心义项——用于时间,则常形容婉转好音之类;用于空间,则多状写曲折险途之属。

                                                                                 2016-2-4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