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墨人生

笔墨人生比人的寿命恒久得多……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教授。喜欢文学和先秦文化,但更喜欢研究社会科学和各种现实社会问题,还喜欢写写字拍拍照片网上聊聊天……! 呵呵 我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北京、邢台、乌鲁木齐、阿克苏、济南、德州、庆云、太原、杭州…… 我的人生信条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迷失了自己…… 自我推荐文章:《书缘琐记:我的“藏书”》。

网易考拉推荐

“X-L-”式联绵字的形声义及其记录联绵词途径的特点  

2015-10-16 16:41:00|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XL-”式联绵字,其形体“ab”由“方块字字形a +方块字字形b”构成;其语音形式“XL”由“方块字字形a所对应的音节X+方块字字形b所对应的音节L”构成;其字义为“方块字字形a的字音X+方块字字形b的字音L”所记录的那个“XL-”式联绵词的词义。

XL-”式联绵字记录“XL-”式联绵词的途径为音义对应而非形义对应。首先,组成联绵字字形(ab)的每个单独的方块字,已不再具有独立的“形、声、义结合体”的资格,方块字的字形a和方块字的字形b,不再与这两个方块字固有的字义发生联系,而仅仅是这两个字形相对应之字音(XL)的记音符号(这点与日文的假名相似。假名“あ、い、う”,原本分别为汉字“安、以、宇”的草书字形,但作为日文假名,它们已不再与这些汉字的字义发生任何联系,而仅仅是这些字形相对应之字音“ayiwu”的记音符号);其次,由方块字字形a和方块字字形b组合而成的联绵字形体“ab”,并不与它所记录的联绵词词义发生形义联系,而仅以“a+b”的字音组合“XL”,摹写它所记录的联绵词之语音(这点也与以假名为书写形式的日文相似。如以假名书写的日语词“あう”,并不与它所记录单词的词义“遇到、遭遇”发生形义联系,而仅以“あう”的读音“awu”摹写其所记录单词的语音)。“XL-”式联绵字揭示“XL-”式联绵词词义的途径,是以“双方块字”形(ab)为字形,并以之为记音符号,用“a”、“b”所对应字音(XL)来摹写联绵词的语音,借助音义对应关系,间接地揭示联绵词的词义。

d.附论  联绵字对汉字“记录语言”功能之根本途径的突破

任何一种文字,都是“记录语言的书写符号”;“记录语言”,是任何一种文字的本质功能。但是,作为表意文字的汉字,与表音文字相比较,二者在“记录语言”这一功能的实现途径上,却大不相同。

语言(Y)是以语音(YA)为“能指”,以语义(YB)为“所指”的听觉符号系统。直白些讲,语言即语音、语义严格对应的听觉符号系统。其定义可表述为下式:

式㈠ YYA←→YB

用以记录语言的文字(W)则是以字形(X)为“能指”,以语言(Y)为“所指”的视觉符号系统。直白些讲,文字即字形、语言严格对应的视觉符号系统。其定义可表述为下式:

式㈡ WX←→Y

将式㈠代入式㈡中的“Y”,即得出下式:

          YA

↗ ↑

    

式㈢ WX       

    

↘ ↓

         YB

 

“语言”是语音和语义的统一体,故文字对语言的“记录”,必须完成以字形(X)记录语音(YA)和记录语义(YB)的双重任务。但不管是表音文字还是作为表意文字的汉字,在完成记录语言的这两项任务时,都不可能平均着力,“等距离”地处理字形(X)与语音(YA)和字形(X)与语义(YB)的关系;而只能选择“先此后彼”的策略,首先以字形与语音、语义中的某一项直接对应,然后再以此对应结果为中介与另一项间接对应,来实现其记录语言的功能。正是对这两种对应孰前孰后、孰直接孰间接的选择不同,导致了表音文字和表意的汉字在实现其“记录语言”功能途径上的根本差异。

表音文字的选择是,字形首先与语音直接对应,然后再以这种对应结果为中介,与语义发生间接对应。表音文字最小的单位书写符号(字母、假名等)直接对应特定的语音要素,由其拼合而成的“字形”(即单词的书写形体)可通过形音对应规则与(携带语义内容的)单词之语音相互转换。概括地说,表音文字记录语言功能的实现途径为先以形记音,再由音及义。在书写时,它首先捕捉的是语言的“能指”即单词(携带语义内容的)语音形式,并依据约定俗成的形音对应规则,将该语音转换为字形;而在阅读时,则依据约定俗成的形音对应规则,首先将字形直接还原为单词语音,再由被还原了的语音间接地推导出该单词(语音形式携带)的语义内容,将其“所指”还原出来。这一途径可表述为下式:

 

字形(X)←→语音(YA)←→语义(YB

 

作为表意文字的汉字,对实现“记录语言”功能之途径的选择是,字形首先与语义直接对应,然后再以这种对应结果,与语音发生间接对应。作为汉字基础“构件”的符号(“文”)直接对应特定的语义要素,由“文”拼写的“字”,可通过形义对应规则与某词之(具有语音形式的)词义相互转换。概括地说,汉字记录语言功能的实现途径为先以形示义,再由义及音。在书写时,它首先捕捉的是语言的“所指”即词(由语音形式所携带)的语义内容,并依据约定俗成的形义对应规则,将词的语义转换为字形;而在阅读时,则依据约定俗成的形义对应规则,首先将字形直接还原为词的语义,再由语义间接地推导出该词(语义内容所具有)的语音形式,将其“能指”还原出来。这一途径可表述为下式:

 

字形(X)←→语义(YB)←→语音(YA

 

汉字最基本的使用单元,是以“文”(即汉字以象形、指事手段制作的不可再分析的最小形声义结合单位)为构字部件的“方块字”(包括“文”以及由“文”为部件制作的会意字、形声字等)。每个“方块字”,借助“文”的表意性直接与某词词义相对应并间接地与该词的语音相对应。上古时期,汉语绝大多数单纯词以单音节为语音形式,故每个“方块字”只与单音节语音形式相对应(即使“多音字”,其每一音项也只与单音节相对应。近、现代造的诸如“瓩”、“浬”等“双音节字”,因其不符合汉字与音节对应的通则,最终未能逃脱被淘汰出局的命运)。记录单音节词,使用一个与该词对应的“方块字”即可胜任;记录双音节复合词,使用两个分别与该词所含的两个单音节词相对应的“方块字”即可胜任。由于联绵词属于双音节单纯词,汉字既未制造出借助“文”的表意性与联绵词相对应的“双音节方块字”来充当记录联绵词的“本字”,也极少制造用来记录联绵词的专用字(尤其是早期,这种“专用字”是否存在仍是个问题。“蜈蚣”是后来才在纯记音符号“吴公”基础上增加义符“虫”制造出来的;“蜘蛛”、“窈窕”等联绵词书写形式,即使最终能够被证明一开始就是为记录联绵词而制造的专字,那数量上也是非常之少的)。记录联绵词时,书写者往往只能采取这样的权宜之计:借助读音分别与联绵词两个音节语音相同(或相近)的两个既有汉字,来摹写被记录联绵词的语音。这样一来,汉字“记录语言”功能之根本途径,就不能不有所突破了。以此种方法记录联绵词,被拉来充当联绵词书写符号的两个“方块字”,只是在汉字实现其“记录语言功能”遇到特殊情况时临时使用的记音符号,离开了特殊的借用环境,这些“方块字”都各自另有其(由字形揭示的、确定的、常规性的)“本义”。所以,这些被用来作为联绵词记音符号的“方块字”,并不是拼音文字那样固定的、形音直接对应的表音符号;这些被用来作为联绵词记音符号的“方块字”,虽各有其本义却弃而不用,所以,它们又不是一般汉字那样的形义直接对应的表意符号。这些被称为联绵字的“双方块字”,是在特殊情况下,被刻意临时舍弃形义对应(即直接的表意性)功能、仅用其形音对应(即间接的表音性)功能的书写符号。汉字记录联绵词的这一方法,与汉字使用中的“假借”现象相似,是与汉字实现“记录语言功能”之常规途径明显不同的另一条特殊途径。

以“双方块字”为双音节单纯词书写形式的“联绵字”,之所以成为汉字中的“特例”,之所以制造了那么多典籍训释错误,之所以给历代经学家、小学家带来了那么多困惑和麻烦,与“联绵字”记录联绵词采用的非常规特殊途径,有着直接的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