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墨人生

笔墨人生比人的寿命恒久得多……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教授。喜欢文学和先秦文化,但更喜欢研究社会科学和各种现实社会问题,还喜欢写写字拍拍照片网上聊聊天……! 呵呵 我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北京、邢台、乌鲁木齐、阿克苏、济南、德州、庆云、太原、杭州…… 我的人生信条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迷失了自己…… 自我推荐文章:《书缘琐记:我的“藏书”》。

网易考拉推荐

《红色乐陵》读后  

2013-12-31 14:5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拿到《红色乐陵——枣林烽花故事集》,匆匆翻阅一过。

作者的苦心和为该书所付出的精力,颇堪嘉许,值得尊重。

不过,就该书自身价值的评判而言,我个人却实在无法对其首肯。

    其问题主要有:

    该故事集之故事,皆以真名真人、真事,且声称重视的是纪实性,《序》言中更特意写道,需要强调的是,书中的故事均有史料为据。既然如此,那么至少在对重要历史人物(包括正面和反面人物)基本情况的交代上,就应尊重起码的史实(尽管后记称由于本书属于文学,有些情节含有虚构成份,但细节的虚构与史实的真实本应相得益彰而不可分道扬镳,否则,便称不上“纪实性文学”),而该书恰恰是在这一点上,做得无法令人接受,某些虚构成份完全背离史实,虚构到离谱,乃至只能归之于“编造”。

冀鲁边的红色历史,时间跨度长,地域幅员广,人物众多,虽然许多人都曾在这一舞台上登场、亮相,但时间上有前后之别、有长短之别,空间上有东西南北之别、有津南鲁北之别,故同为“冀鲁边人”而彼此间竟无缘交集者多多;另外,边区各县的县名、县域,各武装的番号、战斗序列归属,各人物的化名、职务等等,也随时变化。既然写纪实性故事,就应搞清楚某故事发生时某人物的职务、部队的番号、发生事件的地点,搞清楚此人物与彼人物间是否存在以及何时存在过何种交集等等。该书无视史实,时空穿越、时序舛误,篡改人物交集等所构成的“纪实”硬伤,已无法以“文学”的“虚构成份”为口实加以辩解。

书后所附冀鲁边人物简介所配发的照片,也至少有一张属于张冠李戴。

——由于书中记叙的人物、事件真假杂糅,某些为冀鲁边民众早已熟知的基本事实被“虚构”得与史实完全不搭,引发了人们“假做真来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的疑惑,故书中对某些英雄人物事迹的真实叙述,也极易被不了解实情的读者想当然地解读为“文学作品的虚构”,结果匪夷所思地贬损了先烈形象。我想,这一结果,决不是该书作者所希望看到的吧?

纪实文学与民间故事,本是两种不同的文学体裁,有着各自不同的体裁要件要求。为了宣传我们的红色历史,在作品中尝试将史实的纪实性与故事的虚构性结合起来,无可厚非(司马迁的《史记》不仅是这种结合的先行者,而且是这种结合的成功典范,所以它才既是信史,又是文学)。但这里有个孔夫子早就讲过的“度”,必须严格把握:既不可质胜文,亦不可文胜质,“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倘若力所不逮,实在做不到,那则宁可质胜文也不可文胜质,更不可以文害质,以文学的虚构性颠覆史实的真实性。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玩偶。

为史存照者,其第一要务,就是在面对史实时,心存敬畏。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