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墨人生

笔墨人生比人的寿命恒久得多……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教授。喜欢文学和先秦文化,但更喜欢研究社会科学和各种现实社会问题,还喜欢写写字拍拍照片网上聊聊天……! 呵呵 我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北京、邢台、乌鲁木齐、阿克苏、济南、德州、庆云、太原、杭州…… 我的人生信条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迷失了自己…… 自我推荐文章:《书缘琐记:我的“藏书”》。

网易考拉推荐

《诗经·大雅·抑》第七章“屋漏”解  

2011-01-27 21:3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经·大雅·抑》第七章:

视尔友君子,辑柔尔颜,不遐有愆。

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

无曰不显,莫予云觏。

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

“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一句,大意虽不懂难,但为了探究“屋漏”二字何义,却让好较真儿的读书人千百年来着实大费了一番脑筋。

历代经学家们对“屋漏”所做的故训甚夥。其影响力较大者有:

◎《诗经·大雅·抑》毛传:“西北隅谓之‘漏’。”——此说认为,“屋漏”是指“屋之西北隅。”

◎《诗经·大雅·抑》郑笺:“屋,小帐也;漏,隐也。”——此说认为,“屋”乃“幄”的假借字,“屋漏”,即幄帐内隐蔽处。

◎《诗经·大雅·抑》正义:“屋漏者,室内处所之名,可以施小帐而漏隐之处,正为西北隅也。”——此说将上两种解释相杂糅,对“屋”这个字一鱼两吃(即是西北隅之名“屋漏”的用字,又是“幄”字之假借),认为“屋漏”是指屋之西北隅可施帷帐处。

◎《礼记·中庸》:“君子所不可及者,其唯人之所不见乎?《诗》云:‘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故君子不动而敬,不言而信。”孔颖达疏:“此《大雅·抑》之篇,刺厉王之诗。诗人意称王朝小人不敬鬼神,瞻视女(汝)在庙堂之中犹尚不愧畏于屋漏之神。记者引之,断章取义,言君子之人在室之中,屋漏虽无人之处,不敢为非,犹愧惧于屋漏之神,况有人之处,君子愧惧可知也。言君子虽独处,常能恭敬。”——此说似乎是在有意含糊其词,既指“屋漏”为神名,又称“屋漏”为“无人之处”。

以上诸说(屋之西北隅、幄帐内隐蔽处、屋之西北隅可施帷帐处、神名、无人之处),惟毛传立论的依据——《尔雅》——更具权威性。《尔雅·释宫》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西北隅谓之‘屋漏’。”可惜毛传的作者对这段文字的理解仍有偏差,《尔雅》是以“屋漏”为西北隅之称,而毛传作者却误认为“漏”即是西北隅。

《尔雅·释宫》这段文字下,有郭注和郝疏。

郭璞注:“《诗》曰:‘尚不愧于屋漏。’其义未详。”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宁可付之阙如,亦不肯强为之说,郭先生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令人敬佩。

郝懿行疏:“屋漏者,《释名》云:‘西北隅曰屋漏。’礼,每有亲死者,辄撤屋之西北隅薪以爨灶煮沐供诸丧用,时若值雨则漏,遂以名之也。《御览》一百八十八引舍人曰:‘古者彻屋西北厞以炊浴汲者,讫而复之,故谓之屋漏也。’《诗·抑》笺云:‘屋,小帐也;漏,隐也。礼祭于奥,既毕,改设馔于西北隅而厞隐之处,此祭之末也。’按:《释言》云:‘厞,陋隐也。’陋、漏声同,是郑所本。正义引孙炎曰:‘屋漏者,当室之白日,光所漏入。’然则诸家之说,刘熙、孙炎以漏射为义,郑君舍人主厞隐为言,金鹗《屋漏解》云:‘屋之西北隅有向,向,北出牖也。日光自牖中漏入,故云屋漏,不得如郑破“屋”为“幄”及借《释言》漏隐为说。’余按,借‘漏’为‘陋’,郑义为长。”郝先生果然才气逼人,洋洋洒洒引经据典,讲了这么多话,但不仅对前引的几种说法未做出取舍,反而又引了若干新的说法,结果“屋漏”究竟何义,仍是雾里看花,不甚了了。

窃以为,《尔雅》的解释为是,而诸位大师的发挥皆不可信。他们的共同失足之处,是不晓得“屋漏”乃是借用字音记录某个联绵词发音的书写用字,其记录的词义,与“屋”、“漏”二字的字义了无关涉。误把一个双音节的单纯词视为两个单音词组合,再从字面去推求词义,这就好比出发前便已南其辕而北其辄了,倘再不借助牵强附会曲意为说,大师们又能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可想?

其实,作西北隅讲的“屋漏”二字所记录的,正是表示孔穴、空虚等义的联绵词“□[上宀下康]□[上宀下良]”(《说文》:□[上宀下康],“屋□[上宀下康]□[上宀下良]也。”段玉裁注:“《方言》:‘□[上宀下康],空也。’郭注:“□[上宀下康]□[上宀下良]],空貌’”)。该词的源头应是“窟窿”,引申指空虚、空阔。这个联绵词的书写形式甚多,词义引申的范围也甚广,但深究它们的词义,却无不与孔穴、空虚这一原始“母词”的词义相关。如:

冈□[上宀下良]:空阔,《淮南子·道应》:“若我南游乎冈□[上宀下良]之野。”

槺梁:建筑物中空廓的部分,司马相如《长门赋》:“委参差以槺梁。”

圹埌:原野空旷貌,《庄子·应帝王》;“予方将与造物者为人,厌,则又乘夫莽眇之鸟,以出六极之外,而游无何有之乡,以处圹埌之野。”又引申指坟墓,归有光《上宋明府书》:“窀穸之旁上穿方殆遍上圹埌之表,灰埃蓬勃。”

廓落:空旷,《楚辞·九辩》:“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

阔落:宽阔,苏轼《次韵子由论书》:“书成辄弃去,谬被旁人裹。体势本阔落,结束入细么。”

瓠落:大而空,《庄子·逍遥游》:“魏王 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陆德明释文:“简文云:‘瓠落’犹‘廓落’也。”又引申指空虚失意,归有光《祭方御史文》:“公孙蠖屈於南宫之试,予亦瓠落於东海之滨。”

濩落:空虚失意,韩愈《赠族姪》:“萧条资用尽,濩落门巷空。”

旷朗:空阔寂寞,潘岳《寡妇赋》:“奉虚坐兮肃清,诉空宇兮旷朗。”

懭悢:空虚惆怅,《楚辞·九辩》:“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洪兴祖补注:“懭悢,不得志。”

庨窌:深空貌,马融《长笛赋》:“庨窌巧老,港洞坑谷。”李善注:“庨窌巧老,深空之貌。”

巧老:深空貌,出处同上。

□[左山右孝]嵺:开阔深邃貌,潘岳《登虎牢山赋》:“出谷豁以□[左山右孝]嵺。”

窙寥:开阔深邃貌,赵冬曦《三门赋》:“盘涡窙寥以谷施,奔石砰磕以成雷。”

窐寥:深空貌,宋玉《高唐赋》:“窐寥窈冥,不见其底。”注:“窐寥,深远貌。”

枭窂:空虚,《骈雅·释诂》:“枭窂、泬寥,空虚也。”

泬寥:空虚,出处同上。

虚厉:空虚,《庄子·人间世》:“国为虚厉,身为刑戮。”释文:“居宅无人曰虚,鬼无后曰厉。”按:释文“宅无人”、“鬼无后”云云不可从。“虚厉”乃联绵词即双音节单纯词,不可拆为两词后从字面去求词义。

虚戾:空虚,《战国策·赵策》:“国家为虚戾而社稷不血食。”

另外,德州、沧州方言有呼屋中空处为“房kēlào”、呼灶膛为“灶kēlào”、鞋膛为“鞋kēlào”者,“kēlào”一词的核心义即“虚空”。另外,此处方言中还有称骨架已长齐尚未育肥猪为“kēlang”(其书写形式不一,蒲松龄《庄农日用杂字》“买上群廓落,冬天好踹栏”作“廓落”;《现代汉语词典》作“克郎”),其义亦由“虚空”义引申而来。

以上这些词,显然属于同一个联绵词族。其词义皆与原始母词的“窟窿、虚空”义相近、相关,其语音方面的共同特点为:皆由两个音节表示一个语素。而两个音节中,前一个音节以“牙音”诸纽(以“g-”为类别标志,包括后世的k-、h-、j-、q-、x-等辅音)为声母,第二音节以来纽(l-)为声母。

“屋漏”也是这一词族的成员之一。从字音上看,“屋漏”与“□[上宀下康]□[上宀下良]”古音相近(屋□[上宀下康]:影见邻纽,屋阳旁对转;漏□[上宀下良]:来纽双声,侯阳房对转);从词义上比较,二者都源自“空”这一原始义项。所以,这两个形体上毫不相干的联绵字,不过是记录同一联绵词发音的不同书写形式罢了。

还需要释的是,表示建筑物中空处的“屋漏”,何以又会成为“西北隅”的专名了呢?

原来,古人对房屋空间的使用安排是很有一番规矩要讲究的。古人将屋宅的东南角称之为“奥”,《说文》:奥,“宛也。室之西南隅。”段玉裁注:“宛者,委曲也。室之西南隅。宛然深藏。室之尊处也。”

与“堂”相比,“室”已在深处(《尔雅·释宫》:“古者有堂,自半巳前虚之,谓之堂;半巳后实之,谓之室”);而作为“室”之角,无论其西北隅还是东南隅,自然是屋宅最深处了(因此“奥”才引申出了“深”的义项,也因此日语才将老婆——汉语叫“屋里的”——称作“奥くさん”)。

不过,同属屋宅深处的东南隅和西北隅,其用处和地位却并不一样。东南隅被视为“室之尊处”,是因为这是最宜居处的所在(《康熙字典》:“室西南隅,人所安息也”),故专为尊长所居(《礼记·曲礼》:“为人子者,居不主奥,坐不中席,行不中道,立不中门。主奥、中席,皆尊长之道也,行道则或左或右,立门则避枨闑之中,皆不敢迹尊者之所行也”),尊长者在此居处,神主、祭神的供案和其他各种像样的摆设,自然也要陈列在这里。

如此,作为“室之卑处”的西北隅,自然就空阔冷清了许多。这大约就是屋之西北隅就被称之为“kēlào”的道理了。

因为该词进入文献时,书写者使用了“屋漏”这两个汉字,后人不知“屋漏”乃记录“kēlào”一词语音的纯记音符号,却按汉字以形表义的一般规律去望文索义,这才把一个原本简单的问题,折腾来折腾去竟折腾成了一个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烂麻团。

                                                                                                                                                               2011-1-27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