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墨人生

笔墨人生比人的寿命恒久得多……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教授。喜欢文学和先秦文化,但更喜欢研究社会科学和各种现实社会问题,还喜欢写写字拍拍照片网上聊聊天……! 呵呵 我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北京、邢台、乌鲁木齐、阿克苏、济南、德州、庆云、太原、杭州…… 我的人生信条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迷失了自己…… 自我推荐文章:《书缘琐记:我的“藏书”》。

网易考拉推荐

科研选题的形成和拓展  

2010-10-30 12:0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研成果,是作者科研能力的外显形式;而作者的科研能力,只有在科研实践中才能获得并积累起来。在长期的科研实践中,将选题的形成和拓展与提高自身的科研能力统一起来,是“学者”之所以能成长为“学者”的关键之一。据我个人的体会,为了实现这种统一,在科研选题的形成和拓展上,我们可以有意识地运用以下五种方法。

一、“长项”浸润法

无论从思维方式、知识结构上看,还是从相关经验和资料的积累上看,每个人的科研能力,都有其“长项”和“短项”。搞科研,一般要讲究“扬长避短”,但凡事都有两重性,一旦过了“度”,事情就会走向反面。在科研选题上,过分强调“扬长避短”,不敢去碰自己“长项”之外的问题,只习惯于轻车熟路一条道跑到黑,这无异于在自己走向“学者”的道路上自设樊篱、自掘鸿沟。

科研成果要实现自身价值,就得满足社会需要,而社会对科研提出的“定货单”,未必与我们个人的科研长项相吻合。发展着的社会生活,总是不断地向科研提出崭新的课题。固执于“非长项不搞”,遇到“短项”就缩脑袋,不敢试不敢闯、不敢拓展新的科研领地,这不仅意味着我们放弃了作为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而且意味着我们放弃了作为科研人员在取得更多科研成果的同时提高自身科研能力的机会。

个人的科研“长项”,与他所学习所从事的专业,并非全等关系。鲁迅、郭沫若的“专业”是医学,但其赖以取得巨大成功的“长项”却在医学之外。一个人所归属的“专业”,充其量只能保证其获得某学科某个方面相对系统的知识,却无法保证这些知识可与此人的潜能产生谐振。个人之所以选择学习某一专业,往往有不少偶然因素;个人最初自我认定的科研“长项”,也不一定与他最有优势、最具发展前途的潜能合拍。只有在广阔的科研领域中进行多向度尝试的过程中,我们才有可能真正认识自身的优势,并以此为基础形成自己的科研长项。个人的科研“优势”未必统统是“单打一”式的,出色的学者往往能在不同学科、不同专业领域中,展现其多种科研长项。逻辑思维、形象思维、具象思维和发散思维天资都很高的人,并不罕见,只要具备特定的条件,这些潜能就有可以转化为个人的科研优势。倘若以狭隘的“专业”、“长项”为界,惕惕然不敢稍越雷池一步,以至于最终将自己本可高度发展起来的宝贵潜能扼杀掉,那岂不可惜?

个人的科研“长项”和“短项”是相对的,二者是可以转化的。科研能力的提高,正是经由这种转化实现的。优化原有长项的质量,使之更长;加紧“短板”建设,将原有短项改造为“半短项”乃至长项,这正是提高自身科研能力的正途。固守已有“长项”,拒绝拓展新领域,不仅压抑了自身潜能的实现,而且往往会导致主体知识结构单一、视野狭窄、思维僵化、理性工具匮乏等弊端的生成。

当然,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有限,要想把所有学科纳人自己的研究范围,那根本就没有可能。在“知识爆炸”和新兴学科边缘学科交插学科不断涌现的背景下,四面出击,十个手指按十只跳蚤,最终必因兵力分散而无法形成自己的科研核心优势、无法建立可施展自己长项的科研领地。所以,对长项还是要备加呵护,科研选题的形成与拓展,必须以能够确保自身长项并促进该长项发展为前提。

这里似乎出现了一个悖论:在科研选题的形成与拓展上,讲长项不讲开拓不行,讲开拓不讲长项也不行。那么,解决这一“悖论”的方法是什么呢?

以“长项+‘半长项’”为原则形成和拓展科研选题的“长项”浸润法,不失为一种进退合度的方法。具体说,就是科研选题的形成和拓展上,以自己已有的长项为核心,逐渐向外衍射,以长项带动半长项,逐步扩张自己的研究疆域。

运用这一方法的好处的,通过“跷起脚来可以摘到果实”的科研实践,不仅扩展了我们的科研领域,而且可以使我们原来的科研长项变得更长,使我们原有的半长项日益丰满乃至最终上升为高项,并带动原有的短项逐渐向半长项靠近。这种由“长项—→半长项—→短项”的依次浸润,带来的结果是“短项—→半长项—→短项”的递次升级。它既保持和发展了自己原有的长项,在内容上扩张范围,提高了长项的质量,又以长项为龙头,带动了半短项和短项的爬升。运用这种“长项+‘半长项’”的方法形成和拓展科研选题,不仅可保住自己已有的科研核心优势和施展长项的科研领地,而且可以有效地扩大这些优势和领地,在取得更多科研成果的同时,提高自身的科研能力。

二、纵深扩展法

一项科研成果的取得需投入大量的劳动,所以搞科研也要讲“投入产出比”。一项课题完成,论文发表,休止符一画,从此马放南山,这样搞科研是不划算的。完成了一项课题,固然可喜可贺,但这是否就是我们可能取得的最终成果呢?我们的研究是否就没有继续深入的可能了呢?事实上,任何一项研究都不会止于至善,任何研究对象都不可能为我们有限的研究所穷尽。一项课题的完成,意味着我们取得了一项即时性的成果,更意味着我们获得了一个获取更多延时性成果的出发点。以取得的成果为起始点向纵深扩展,对已带来初步产出的科研进行再投入,就有可能继续给我们带来一系列延时性的科研产出。

比如,“总分法”是撰写论文常用的方法之一。就一篇具体的论文而言,确立总论点是最高目的,各分论点是服从和服务于这一目的手段。但如果撇开在某篇文章中主、分论点间的主从关系,单就各论点的学术价值来看,恐怕并非所有的分论点一律低于总论点;只不过在特定文章中,处于从属地位的分论点为了满足文章的整体需要,往往不能充分展示自身的价值罢了。如果在写完这篇论文后便“见好即收”,那么,那些已经过充分思考、在文章中作为分论点出现但却具有特殊价值的学术思想,就会因未曾得到充分扩展而白白流失。所以,当我们撰写完一篇论文后,应回过头去,认真检点一下文章中的每一分论点,将其中潜含的“学术思想生长点”找出来,努力向纵深扩展,形成新的核心论点,并围绕该核心论点进行研究,以形成自己的后续科研选题。

在1996年夏到1998年初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发表了30余篇有关精神文明建设的论文,其中很大一部分文章,并不在最初的研究计划之中,而是由已完成的成果为起始点,在不断向纵深连续“扩展”的过程中,一个接一个地生发出来的。我个人的体会是,运用这种方法形成和拓展科研选题,不仅能保证科研实践的前后内在联系性、保证每一新选题的核心论点都已经过了“预热”过程,而且可以帮助我们避免研究的杂乱无章和自我重复,引导我们的科研能力沿着一条相对稳定的主轴,日益丰富化和系统化起来。

三、“副产品”升级法

与上一种方法颇有相似之处的,是“副产品”升级法。

在完成一项课题的过程中,我们的研究活动并不总是围绕既定主题而进行。在制定研究计划、拟定和完善提纲、撰写和修改论著的各个阶段,我们的思维都有可能在既定主题之外,“旁逸斜出”地产生一些与当下准备完成之选题关系不大,但却别具独立学术价值的命题、论点和思路;在收集和整理资料过程中,我们也常常会旁及许多与当下准备完成之选题关系不大,但却别具启迪意义的材料。这些东西如果不加利用,便只能归为完成本次科研任务的“下脚料”;而如果视这些东西为下一步科研选题的“毛坯”,那么,它们就会成为具有很大深加工空间的本次科研任务的副产品。

从思维角度讲,要解决一个学术问题,必须扭住核心论点,按照它自身的内在逻辑去进行理性探究;心有旁鹜,信马由缰,思维便无法聚焦于一点并由这个点深入下去。从写作角度讲,要确保文章论点突出、线索清晰,文中的论证和论据,就必须紧紧围绕中心思想。所以,在思考和撰写论著过程中,无论你头脑中产生出什么富于创见性的论点,在收集和整理资料过程中,无论你意外地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要与正撰写论著的中心思想关系不紧密,就须将它们从自己的关注范围中排除出去。把完成一项选题过程中收集到的所有有价值的资料,头脑中产生的所有有价值的想法,统统塞进一篇文章,当然不会是一篇好文章。所以“排除”是完全必要的。问题只在于,“排除”不应被理解为“抛弃”。副产品也是一种产品,而不是垃圾。“副产品”,是就其来自于主产品生产过程这一事实而言的,若就其本身的价值看,副产品未必统统低于主产品。

“排除”是在完成上一科研任务中的暂时举措,而事后加工和开发“副产品”,则是形成和拓展科研选题的必要手段。在完成每项科研项目、撰写每篇学术论著时,我们都可以另外准备一个本子(或在电脑上另设一个文档夹),将主产品生产过程中各阶段、名环节产生的副产品,统统记录和保存下来。待主产品完成后,再回过头来,认真思考和研究这些副产品,形成和拓展出新的科研选题,将它们升级为后续科研活动的主产品。

四、量变积累法

如果说上面两种方法是“短线”法的话,那么量变积累法则是一种能够持续为我们提供科研选课的“长线”法。

搞科研不能守株待兔,消极等待有人给自己“派活儿”,也不能靠临时抓瞎,逮着什么算什么。要使科研选题的形成和拓展及自身科研能力的提高具有可持续性,就必须有意识地在量变积累上下功夫。有些同志多出成果快出成果的心情很迫切,却一直苦于找不到选题,好容易抓住一个题目,做完了便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这样寻米下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做法,其弊端至少有三:无法保证科研成果不断产出,无法保证思维在科研实践持续刺激下的持继兴奋,此其一;难以在相应的学术领域建立自己的根据地,难以形成自己的科研优势,此其二;其三,自我设计缺失,不能沿着合理轨道向既定方向有效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而“量变积累法”,正是靠量变积累直至水到渠成以破解上述弊端的好方法。

凡勤奋用脑的学者,总会经常思考许多自己感兴趣的学术问题,并产生一些或浅或深的见解。以科研尺度衡量,这些见解大多还十分单薄、零碎、片面和肤浅,不足以支撑起一个新的选题。处理这类见解,有人像“熊瞎子掰棒子”,想过之后一丢了事,有人则把不成熟的见解拉扯成一篇论文。这两种做法都不可取。更好的办法,是将自己思考所得的见解,随时分门别类地记录下来,待对某一问题的认识稍具雏形后,便以“研究提纲”(包括对问题的概括,自己现有见解已能解决的问题和未能解决的问题,从哪些方法展开继续研究,已收集整理过的证据,还需从哪些方面收集尚未收集到的材料等等)的形式,把它整理出来。有了这样一份提纲,我们就可以从量变角度进行方向明确的积累。这种积累不一定是排他式的,不必完成一项任务之后再做另一项任务的积累,它完全可以多头并进,随时拟出多个“研究提纲”,有了哪方面的内容就将其充实到哪个提纲之下。这种积累也不一定是短期的,可以“放长线钓大鱼”,什么时候有时间有精力就做一点,什么时候有新见解、新思路、新疑点、新困惑或发现了什么新论据,就随手记录在提纲下。待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再拟定出一个更成熟的“研究提纲”,开始更高层的量变积累。

以这种方法形成和拓展选题,除时效性较强的任务外,不必人为地去限定时间表。我的一些自己较为满意的论文,从单薄的见解到文章定稿,其量变积累的时间,少则数月,多则一两年甚至三四年。只要量变尚未达到足以产生飞跃的节点,就可以不断进行积累,直至水到渠成,成果就像熟透了的瓜,只需采摘就是了。这时撰写论文,论点、论据、论证,文章结构和引文及其出处,都已现成,写起来只需着力于表述,所以非常顺手,一些万把字的文字,往往一天多时间就可定稿。若就单项成果来看,此法似颇耗时日,但若多头并举,此法的效果便会充分显示出来了。我的做法是同时使用若干个本子,专门用来随时记录不成熟的见解、描画选题雏形并围绕它们随时补充内容,本子上,经常保持有十几乃至几十个处于量变积累不同阶段上的研究提纲。待哪个提纲成熟了,就将其转化为成果,在一批成果采摘之后,又会有一些半熟的提纲开始进入成熟期。

使用此法,至少有四个好处:一是可保证研究者始终在科研实践中居于主动,能够较自由地安排、调整在完成各项任务、实现各项目标上时间和精力的分配;二是可把选题的形成和拓展与提高自身科研能力有机结合起来,并将这种结合长期坚持下去;三是可为研究者提供持久的科研动力,不会让研究者在一项科研选题完成后出现“驱动力短缺档”;四是研究领域的扩展和对各学科理性工具、研究方法的整合,不受狭隘的学科限制,促使研究者获得多个领域的科研兴趣、科研成果和科研能力,成长为在学术研究上既广又深、既博又专的优秀科研人才。

使用此法,短时间看,各项成果间好像没有联系,表面比较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结果差不多。但其实不然,因为这些研究涉猎的领域和内容,都是研究者本人真正感兴趣的东西而非避重就轻的选择,其成果都是在主体意识高昂的情况下取得的而不是胡乱团弄出的“敲门砖”,一般来说,凡出于兴趣、下过一番功夫且取得了一定成果的研究,研究者是轻易不会放弃的。所以,尽管通过积累“多头并进”地推进科研,但最终结果却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是会逐渐拥有几支枪、几个相对稳定的射击点和学术瞄准方向。坚持此法,假以时日,从成果的积累上看,不仅主体在几个研究方向上的成果终会聚木成林,而且还会取得一批具有“杂交优势”的成果;从科研能力的提高上看,不仅主体所涉猎学科的知识、工具、方法终会内化自己的研究能力,而且会经由这些内容的整合,使主体获得极富个性的独特思维结构和研究方法,从而大幅提高解决复杂学术问题的能力。

五、“思想库”检选法

“思想库”检选法虽属辅助性方法,但毕竟是一种值得重视的方法。

大脑是一个复杂的有机整体,思维是一个多层面、多要素参与的系统活动。大脑思维活动所调动起来的,不仅有直指对象的定向思维,而且有偏离对象的伴生思维;不仅有逻辑(或形象)思维,而且有形象(或逻辑)思维;不仅有意识层面的显性思维,而且有潜意识层面的隐性思维。

在思考某个学术问题时,为了发挥定向逻辑思维的作用,其他思维活动往往被我们视为“杂念”而加以驱除。这样做固然是必要的,但这并不是说,所有这些所谓的“杂念”都是毫无意义的。对这些“杂念”只知驱除而不知利用,那么,有些本来可能会在我们头脑中产生的灵感,也就只能胎死腹中了。

爱因斯坦公开表示过:“我相信直感和灵感。”众所周知,许多科研成果的取得,往往以灵感为产婆。像克库勒破解有机化合物C6H6的环形结构之谜、莫尔斯发明电报、门捷列夫发现化学元素周期律,无不借助了灵感的参与。而所谓的“灵感”,在我看来,正是大脑各种思维不同层面间对应点互感耦合的一种显现形式(参阅拙文《对应互感耦合——逻辑思维过程中的灵感发生机制》,载《浙江学刊》)。有些从事科研工作的同志,忽视形象思维和潜意识思维训练,在对思维过程中非显性逻辑思维要素的长期拒斥下,养成了一种显性逻辑思维独断的思维定势,生生扼杀了自己本来具有的可以生成灵感的诸多潜能。我们所要提高的科研能力,理应包括灵感生成能力,而“思想库”检选法,正是一种可在某种程度上激发逻辑思维过程中灵感产生的方法。

“思想库”检选法,就是要求我们把日常生活中自己头脑里突然产生的某些朦胧的直觉、联想、幻想、奇思怪想等没有根由、不合“常理”的思维片断,随时记录并保存下来(“思想库”只是个比喻的说法,其形式可以是专用的笔记本,也可以是集中存档的卡片或纸条),对这些稍纵即逝的东西,没必要当即刨根探底去拷问其合理性,只需记录下来存入“思想库”即可,事后也不必去刻意琢磨,即使忘掉也没有关系。待“库”中有了一批存货,便可挑个时间,把它们抖落出来,以休闲的心态一条一条地去读着玩。我们使用“玩”这个词,是要强调,这种阅读一定要很放松,不可有意调动逻辑思维,不可让自己进入复杂脑力劳动开始前的紧张状态,而是以一种“游戏”心态,对面前的这一堆思维片断进行再体味、再检点。多数情况下,你会对这些曾在自己头脑中一闪而过的东西感到好笑、有趣;但有时,当你不经意间读到记录下来的某段文字时,会突然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冲击,产生一种“顿悟”式的兴奋,这时,马上调整自己,进入逻辑思维状态,就可能会有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新见解、新思路涌现出来,一个新的科研选课,可能就由此而形成了。

使用此法,切忌“刻意”,越是刻意追求,越是什么也得不到;而越是放松,则越有可能有意外收获。对课题的形成和拓展开说,此法只是一种辅助性方法。我们之所以重视此法,不是企盼每次对“思想库”检选时都能找出什么宝贝,而在于通过这一方法,解除头脑中非显性逻辑思维活动的束缚,使形象思维和各种潜意识层面的隐性思维获得解放;通过“思想库”提供的“触媒”,诱导灵感产生;通过这种自我训练,提高自己充分利用自身思维资源的主体能力。

——上述五种方法,是经“纯净化”抽象概括的结果,而这种概括的目的,只是为了表述的方便和清晰。事实上,上述方法在现实运用中,并不存在任何彼此间不可逾越的界线;相反,各种方法的运用往往呈现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合状态。所以,对这些方法的具体运用,可始终借重一法亦可此时此项研究借重此法而彼时彼项研究借重彼法,可一法为主他法为辅亦可五法并驾齐驱,可单独使用一法亦可将一法拆作数法或将多法合为一法。总之,怎样有效、怎样方便就怎样用,怎样有利于把科研选题的形成和拓展与提高自身科研能力结合起来就怎样用。“无法之法,是为至法。”从事不同学科、不同类型研究的,个人思维特点、知织结构、科研长短项和习惯、定势不尽相同的研究主体,都可以从实际出发,在科研实践中大胆探索大胆实验,最终总结出一套与自身科研实际最相契合的个性化方法来。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