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墨人生

笔墨人生比人的寿命恒久得多……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教授。喜欢文学和先秦文化,但更喜欢研究社会科学和各种现实社会问题,还喜欢写写字拍拍照片网上聊聊天……! 呵呵 我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北京、邢台、乌鲁木齐、阿克苏、济南、德州、庆云、太原、杭州…… 我的人生信条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迷失了自己…… 自我推荐文章:《书缘琐记:我的“藏书”》。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1970,阿克苏-阿拉尔:有关“蜱”的一段回忆  

2010-09-11 13:4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关于河南商城等地多人遭蜱叮咬致病乃至死亡的新闻,在令人不安的同时,也勾起了我对“蜱”的一段回忆。

1970年10月,我被押解到阿克苏,接着被发配到阿拉尔离十团团部三十公里处的十二连,随后即被流放到距连部两公里之外塔里木河边的羊圈,就此当上了一名牧羊人。

“卖什么吆喝什么”,既然以牧羊为饭碗,自然就要用尽心思把羊放好。

卡拉库尔黑羊很皮实,一般不大会生病。但总有那么十来只羊,却整天病病殃殃的,走路一瘸一拐地跟不上群,一天拐下来,总共也吃不上几口草。

眼见得这十来只瘸羊日益赢弱,心里起急,就去问伙头军阿福这些羊是咋啦。阿福摇摇头说,阿拉也讲勿清爽。……腿瘸?侬检查下看,是不是招草鳖子了?窥窥伊拉的肚皮,就晓得啦。

我跑去拽了只病羊,用两腿夹住了羊脖子。待撩起羊尾巴看时,天呢!整个羊尾巴下面的皮肤,密密麻麻,滴沥当郎,大大小小地吊满了一层奇头怪脑的吸血虫,小的像芝麻,大的如蚕豆,一个个肚皮吸血吸得鼓鼓的,锃光瓦亮,看上去甚是丑恶狰狞,——这,就是所谓的“草鳖子”了!

我试着用手往下拨拉这些怪物,才发现它们的脑袋,居然深深地钻进了宿主的肉里(后经向兽医打听,才晓得钻进肉里的不是蜱的脑袋,而是它的口器)。捏住它圆圆的肚皮,使足了劲往下拽,只听得“嘶啦”一声,那草鳖子竟带着一块肉,被生生地扯了下来……

草鳖子的皮囊韧韧的,用脚跺都跺不烂它,要放在砍土镘上用斧子砸,才能砸出一滩血来。弄死一只草鳖子,得累出半身汗,这效率也太低了。况且,才刚拽下几只草鳖子,那羊尾巴却早已血流如注,羊疼得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了。

看来,不改变战术不行了。

于是,我抱来劈好的红柳根,点了一堆火,找了根粗粗的通条,放在火中烧,烧它到通红之后,掀起羊尾巴,就直接往上烙。

焦烟中,伴着吱啦吱啦的响声,草鳖子们统统玩儿完了。而羊尾巴上鱼鳞般的伤口经这么一烙,也全都立即止了血结了痂。

一般来说,草鳖子不大招惹人。但也不尽然,总有个把草鳖更热衷于喝人血,所以宁可冒些风险,也要寻个好欺负些的人为宿主。

有天早上,班长阿江一睁开眼就突然叫起来:啊呀!我这耳朵眼里咋会痒痒的?

扯过阿江的耳朵,阿福按亮了手电。好几双锐利的眼睛轮流着瞄了好几圈,大伙得到的共识是:阿江的耳朵眼里有个什么东西!

于是,大家手忙脚乱,千万百计地要把那东西抠出来。能找到的家把什全找来使上了。折腾了半晌,最后,还是机伶鬼加林弄来一支细柄尖嘴的小镊子,这才得以深入阿江的耳道,并死死捏住了在阿江耳朵眼里作祟的那个东西!

“啊呀!……哎哟,哎哟哟!”阿江立即大呼小叫起来。

那个东西连同阿江耳朵眼儿里的一小块儿肉终于被扯了出来。钻出地窨子,在太阳光下细细看那东西,哈,居然是只半颗麦粒大小的草鳖子!

“你们……可得给我保密!”阿江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呲牙咧嘴地说。

大家有数。又懒又脏从不洗澡的阿江眼看着就三十岁了,至今尚未“花媚”到任何一位小姑娘,所以,替阿江保密,自然是大伙须尽的义务。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