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墨人生

笔墨人生比人的寿命恒久得多……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教授。喜欢文学和先秦文化,但更喜欢研究社会科学和各种现实社会问题,还喜欢写写字拍拍照片网上聊聊天……! 呵呵 我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北京、邢台、乌鲁木齐、阿克苏、济南、德州、庆云、太原、杭州…… 我的人生信条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迷失了自己…… 自我推荐文章:《书缘琐记:我的“藏书”》。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读《孙子(氏)兵法》  

2009-10-10 11:18:39|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早接触《孙子兵法》中的文字,是读初中时在语文课堂上学到的《谋攻篇》。不过,当时也就是把它作为一篇普通的古文来学,所以学过也就学过了,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更不要说对个中三昧有什么体味了。

再次读到《孙子兵法》中的文字,已经是“文革”的第6个年头了。那是一个偶然的机缘,我讨到了一册60年代出版的《中华活页文选(合订本)》,其中有孙武的《势篇》,并附有《史记》中关于孙子事迹的文字。在无书可读的苦闷中,阅读《势篇》给我带来的精神享受,只能用“无可言说”来概括了。可惜只有这么一篇,何时我才有幸能痛痛快快地阅读《孙子兵法》的全本呢?!

又过了两年,我从北京搞到了数量可观的一批书(记得火车托运打“零担”过秤,其重量为80余公斤),其中便有曹操等人注、郭化若译的《十一家注孙子兵法》。在其后的一段日子里,每天挣工分之余,在如豆的油灯下,熬夜一遍遍通读此书的景象,我至今记忆犹新。当时,越读此书,我便愈加肯定地认为,孙武固然是所谓的“兵家”,但从骨子里看,这位孙先生更是一位极富东方智慧色彩的政治家、谋略家和哲学家(用俺老家的话讲,叫“鬼道”[方言“道”字读轻声]、“古董”[方言读作gùdeng]、有“韜略”[方言读作táoliào])。这本《孙子兵法》当时读过多少遍已记不清了,反正书中的许多段落都在不经意中,被我背到了烂熟。

那阵子,有两个(一本村一外村)小我五、六岁的侄子,没事就爱到我住的小黑屋来串门,听我扯闲白。一来二去听上了瘾,他二人在私下商量好之后,便提溜着酒瓶子一块儿跑来缠我,非要我教他们学《孙子兵法》不可。被缠不过,我同意了,但前提是他们必须先从头到尾抄写《孙子兵法》。他们抄完一篇,我即为他们讲解一篇。小半年时间,《孙子兵法》十三篇讲完了,他们也就都有了一本由自己手抄的《孙子》文本。其间,我还为他们讲了不少哲学、中国现代史等方面零七八碎的知识。时光如梭,如今,我的这两位“徒子”,一位已成了身家不菲的私企老板,另一位则在某高校充任中层管理人员……

75年,我为大队副业“跑业务”,窜到内蒙,5月16日,在集宁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书店,花了四毛五分钱,买了本刚刚由文物出版社出版的《孙膑兵法》。在车马店中用了两个小时将此书通读一过,当时的两种阅读体验,其味道截然不同:其一是,银雀山汉简出土,终于证实《史记》关于孙武子死后百年,乃有其后人孙膑出,著有兵法多卷的记载不虚,拨散了“孙武、孙膑究竟是一人还是两人”的千古疑云。这点令人大为欢欣鼓舞;其二是,《孙膑兵法.威王问篇》中有“必攻不守”四字,汉简整理小组竟注称:“指以进攻为主,而不是以防御为主的战略。”更有甚者,该书的代前言《<孙膑兵法>初探》,居然设《强调进攻战略,“必攻不守”》专节,对所谓“孙膑强调进攻战略、‘必攻不守’的思想”肆意发挥,认定“孙膑所指的‘必攻不守’是主张采取以进攻为主的战略。……孙膑‘必攻不守’的主张,正是为了适应齐国地主阶级政治、经济发展的要求而提出来的。”即便出土汉简残损严重,整理出版的《孙膑兵法》有大量文字缺失,但从现存文字亦不难看出,《孙膑兵法》的战略思想及战术主张,几与《孙子兵法》形同复制。故《孙膑兵法》所云“必攻不守”,实乃《孙子兵法》“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的另一种表述而已。“必攻不守”乃动宾结构的单句,意谓“(我)必攻(敌)不可守之地”;将此四字视为并列结构的复句,意谓“(我)必攻,(我)不守”,实在是“马失前蹄”了。整理小组专家们的训诂能力不至于这么差劲,其失足的原因,想必是在“评法批儒”的政治背景下,迫于压力,不得不如此耳。念及此,则不由人不郁郁然块垒顿生。

80年,我到了一家中学任教,所用语文课本中便有《谋攻》一篇。备课时突然觉得,该篇兵法有关段落中的文字,与提领这段文字的“军之患于君者三”颇相龃龉。于是细细琢磨苦苦思考,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此处必有脱文或错简。刚巧市教育局主管的“语文教学研究会”征集研讨会文章,我便将自己的看法写成了一篇短文交了上去。结果是,文章落选,而我也由此得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美评。研讨会自然未能参加,但我的看法却也并未因此而稍变。

假期,我去北京,在一学者家中我再次提及自己的看法,学者摇头道:“曹操等十一位注家都属饱学之士,版本问题他们不会看不出来;我本人也出版过研究《孙子兵法》的专著,……脱文、错简的情况,恐怕不大会有。”我当然未被轻易说服,为了固执已见我一一列举了自己之所以固执己见的理由。理由陈述完毕,大家动手包饺子,然后煮饺子,吃饺子,其间学者始终默然不语;直到午饭将阑,学者忽把筷子往桌上一拍,道:“你讲的有道理,有道理!”

这样,我就将短文寄给了上海的《语文学习》。很快,短文发表了。

后来的这些年,我还会偶尔捡出《孙子兵法》置于枕旁,空闲时随手翻翻。但似乎已没有了当年与阅读相伴生的极度兴奋……

不久前,网上浏览,无意中瞥及某篇文章竟仍将“必攻不守”理解为“主动出击而不屑防守”,大感吃惊。于是,以“必攻不守”为关键词进行网络搜索,结果更令我大为吃惊:时至今日,居然还有那么多学者、专家,仍然为三十多年的误说所蒙蔽,良可怪也!

于是专门花了几天时间,重读《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及《七子兵略》、《管子》、《墨子》诸书,找到多条证据,坐实了“不守”乃先秦兵家一常用词组,其意为“守无可守”亦即客观上的“不能守”,而不是“能守不守”亦即主观上的“不肯守”。

材料既全证据既实,于是决定把自己的看法写出来。前天傍晚动手,昨天上午又用了两小时,将《<孙膑兵法·威王问>“必攻不守”解》一文写毕、改毕并按稿例规范定稿毕,当晚便发给了一家刊物。

不管《<孙膑兵法·威王问>“必攻不守”解》一文能否发表,我在孙氏兵法的阅读上,总归是又迈出了细碎的一步。

                                                                                                                       (10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