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墨人生

笔墨人生比人的寿命恒久得多……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教授。喜欢文学和先秦文化,但更喜欢研究社会科学和各种现实社会问题,还喜欢写写字拍拍照片网上聊聊天……! 呵呵 我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北京、邢台、乌鲁木齐、阿克苏、济南、德州、庆云、太原、杭州…… 我的人生信条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迷失了自己…… 自我推荐文章:《书缘琐记:我的“藏书”》。

网易考拉推荐

老周点评:《浙大教授令人寒心的演讲:但说出了真话》  

2009-07-12 22:10:00|  分类: 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580k.com/5452325-325691767.html

时间:2009-7-6 17:56:06

中国战略网>>                        浙大教授令人寒心的演讲:但说出了真话

1.“在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你能建10所世界一流大学,那美国有多少所?日本有多少所?现在的实际状况是:世界上前200所大学,中国一所都排不进!在亚洲能排出几所?我到国外去看了以后,感到要将浙大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就像Communist主义理想。”

点评:“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面对未来我们还是那句老话:道路曲折,前途光明。但这里的前提条件在于,一、教育主管部门——首先是国家教育部——得先革自己的命;二、全体教育工作者要真搞教育、搞真教育。

 

2.以前说“无知无畏”,现在却是“无知才无畏”,许多企业把浙江省技术监督局、科委的人请来吃一顿饭,喝一点酒,他就给你签个字,再把我们这些教授胁迫到那里去,给你盖个章,然后就是“填补国内外空白”。

点评:问题的要害是:公务员们为何要“威胁”?“我们这些教授”们又为何会接受“威胁”?看来问题的要害正在“体制内”。这一要害问题不解决,“威胁”和“被威胁”便会绵绵不绝愈演愈烈;甚至会演化出“我们这些教授”们强烈要求、恳求、乞求“被威胁”的诸般怪象来。

 

3.“国际先进水平”,写论文则是“国际领先水平的研究成果”、“首次科学发现”等等,这都是目前非常严重的问题!作为一个大学教授,我深深地为此担忧!这不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领导无知,是他们倡导了这个主流。我知道在座的处长或老总日子很难过,因为你们不写这样的报表,就拿不到钱,项目就得不到批准。教授也同样如此,天天写报告,而不是在实验室静下心来好好搞研究,这是很严重的!

点评:可不是咋的,问题本来就在“体制内”嘛!但要说责任,那恐怕除了“我们的领导无知”之外,“我们这些教授”们也还是要负一点的。各位想想看呀,如果所有的教授们都不肯合作、不肯低眉顺眼地接受威胁,不理诸种潜规则的茬,不以立身原则换个人利益,都有点子李白式的傻气和朱自清式的骨气,那么“主流”恐怕也就流不起来(或至少不会流得这么“天下滔滔皆是”)了吧?

 

4.我们国家的现实和发展就是这样:凡是依赖不成的,我们自己都能搞得像模像样,比如二弹一星;凡是能够引进的,就都搞不成……现在很多合资企业就这样,卖点东西,而没有去考虑这些深层次的东西。殊不知,这就是社会的恶性循环!

点评: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创新”要求大量的前期投入还会承担许多可以预见的风险,而为外国老板充当农民工的包工头,稳稳当当即可赚钱。这,大概就是外向型企业长期以来懒于自立的根本原因了吧。不过,随着眼下世界市场的萎缩、民工价格的提高,“包工头”的日子也日见其不稳当了。但客观上,中国的城市化远远没有完成,那么多农村闲置劳动力亟待转化,不积极寻找出路怎么办?所以,保持相当数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又是一种不得不为之的必然选择。如何在“技术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的安排上取得某种平衡,如何通过政策设计引导产业结构合理化的走向,的确是对我们高层决策者能力的一种考验。

 

5.“我认为:语言、计算机就是工具。中国的外语教授讲英语还不如美国卖菜的农民!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日本博士、德国教授说不出英语的多得是!我们怎么能说一个人不会说英语就是文盲呢?语言就是一个工具!你没有那个环境,他怎么能讲这个语言呢?……如果我是教育部长,我要改革二件事:第一,取消六级考试,你一个研究生连中文一级都不及格,你英文考六级干什么呢?看看研究生写得论文,自己的民族文化都没有学好,天天考英语──打勾:托福打勾,GRE打勾,英文考出很高的分,可哪个写的英文论文在我面前过得了关呢?过不了关!这样培养出来的人能干什么?自己搞的专业一点都没学好!……说不会计算机就是文盲,这又是一个误区!我现在是教授,我顾不上搞计算机!”

点评:基本支持以上观点。工具向来就有很多种,干什么活儿用什么工具,这才是硬道理。在掌握技能的教育安排上,哪种工具优先不能靠教育部拍脑瓜子决定,而要实事求是,一靠社会实践的检验(参与两弹一星生产活动的车工、旋工、焊工难道都懂外语?),二要考虑“投入产出比”(迫击炮打苍蝇,即使百发百中,划算吗?),三要看饭下菜碟(比如就学习中医而言,能看懂《黄帝内经》远比能听懂奥巴马的就职演说重要得多)。我个人认为,外语、计算机是应该列为基础教育的内容,但没必要把它绝对化、敲门砖化,更没理由主次颠倒,毫无疑问,就一个以汉语为母语的中国人所必须进行的文字交际活动而言,中文这一工具的重要程度,是任何级别的任何一种外文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这一点,中国人全都知道,令人纳闷的是,偏偏我们的教育部不知道。

 

6.你看我,从高中开始学英语,大学学,硕士学,博士学,花了我多少精力!你说中国人怎么做得出高科技的研究成果?我这几天就教训我手下的几位女学生,问她们在干什么,看不到人影,一天到晚考这样、考那样的,到美国去干什么?在国内要干的事多着呢!你整天考英语,美国人连报个名都要收你们的钱,日本人也是如此,中国学生到日本去要交手续费,到日本留学是为日本人打工,好不容易挣点钱交了学费,读完博士在日本的公司就职,当劳动力,挣了一笔钱后要回国了就买了家电,把钱全给了日本人。你们都没有注意这件事,这里面都是经济问题。这就是素质教育到底是什么。

点评:1.人的精力有限,在外语学习上该投入多大精力和时间,由个人自己决定最合适,以强制性评优标准硬逼所有学生、学者就范,实实在在讲,不仅在决策水平上愚不可及,而且在迟滞社会精神生产迅速发展上罪不可赦。2.关于学子们要不要那么热衷于外出留洋,我看就不必讲太多的话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自主选择吧。“留洋”本身无可厚非,没有玄奘西天留洋,佛教就不可能在中国发扬光大。我想对外出留洋的学子们说的是:在外头混不不去了,记着,咱家的大门对你永远是敞开着的;在外头混好了,记着,你还有很多很多留在家里的亲朋在惦记着你关注着你;在外头混好了混歹了,千万都别忘了这条底线:绝对不当汉奸。我看,只要能记住这三条,谁要外出,自管外出就是了。

 

7.中小学的教育就是听话,老师管干部,干部管同学,孩子们都学会了成年化的处世方式,这是害人啊!这样强迫性地做了一些好事后,没有把做好事与做人准则结合起来去培养,而只学会了拍马屁、讨老师喜欢、说成人话。上次电视上就曾经播出,一个小孩得了个奖,主诗人问他最愿意说什么,他说:”我最愿意跟江爷爷说:我向你报告!江爷爷是谁?还不是老师教的!孩子们在中小学活得很累,到了大学就没人管了,所以就要玩、就要谈恋爱。

点评:问题还是在教育部。“听话”又岂止是对中小学生的教育?全国的学校,哪一所敢不听教育部的话?话说得对要听,说错了的蠢话也得听,这就是“一把死拿”式的现行教育管理体制!“一把死拿”在经济经领域行不通,在教育领域同样行不通。把手撒开,还教于民,让“孟母堂”们与公办学校PK一番,或许教师和学生们的“主体性”竟有可能得以释放,亦未可知。学校就是学校,照衙门的行规办,是办教育还是办衙门呀?几十个教授为争一顶副处级的乌纱帽打破脑袋,究竟是为了啥?搞教育,教师说了不算官员们说了算,如此这般的教育生态环境下,要能办出当年西南联大式的学校,那才叫活见鬼啦!

 

8.我们有很多同学成绩好,却什么都做不了。在我们大学像我这种程度的人,招博士生是从来不看成绩的,成绩算什么!现在我从事的这个领域在中国有叁个杰出的人才,当初在读研究生时都补考过,而成绩考得好的几个人却都跑到美国去卖中药了,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作老板的可不能这样啊!……人才的梯队一定要合理,而不要认为教授就是万能的、博士就是万能的。中国的教育体系就是让每一个老百姓都充满希望和理想,教育孩子们要树立远大的理想。实际上,人的能力是不一样的,扫地能扫好,也应该受到尊重;打扫厕所能打扫干净,也应该受到尊重,不能动不动就要高学历。我要提醒的是:在国外可不是这样,美国、曰本的博士就很难找到工作,为什么?因为老板心疼钱,招了博士要给他高工资,而他能做什么用呢?这是个具体问题。

点评:“优秀”学子“高分低能”化,是教育部考评指挥棒方向错乱、选优机制位序颠倒的必然结果。当今中国大地上,有心报效中国教育事业的智囊人物有多少?至少可数以百万计了吧?多大的一笔闲置智力资源呀!我想奉劝教育部的老爷们,别再自认为只有自己才是中国教育的唯一“大脑”了。这也是振古如斯的一条规律吧,凡是有朝一日当上了老爷,那颗脑袋瓜子便一下子就能灵光到足以睥睨天下所有“臭皮匠”的程度了。所以,撇开全天下教书匠们的腹诽,那么自以为是,一切政由己出,对“老爷”菌集的教育部来讲,也就不足为奇了!

 

9.科技到底该干什么?高科技到底该干什么?如果我是科技部长,该玩的就玩,就像陈景润,他就是玩!陈景润如果是处在今天的中国,他绝对是要去讨饭的,因为他不会去搞产业化,他的英语也不好,他说话都不流利,中文都讲不好,按现在“标准”,他是个文盲,还谈什么教授!日本人就是喜欢美国人,我跟日本人说:你们这个民族爱谁,谁就要向你们扔原子弹。日本人就是喜欢黑人也不喜欢中国人……我特别对我们的女教授、女同学说:在日本人面前一句日文都不要讲,会也不要讲;日本人一听说你讲英文,特别是看到中国女孩讲英文,腿都要发软,这是真的!”

点评:1.很大程度上,科研动力源于科研者的科研兴趣。“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乐之则不疲。不注重科研兴趣的培养,一味强调“毅力”和“苦读”,这正是我们现行教育的重大失误之一。2.“才”,向有“通才”、“专才”之分。“通才”了不起,“专才”也很了不起。厚此薄彼,不承认“专才”,那是要受惩罚的。在“唯通才是育”的现行教育制度下,多少“专才”的苗子被扼杀了(1930年,有3位后来做出大成就的学子报考大学,其数学考试成绩分别为:钱钟书15分、季羡林4分,吴晗0分。不用说,这些后来的大师若不幸身为今天的高考生,那肯定进不了大学更成不了大师),这个问题,是该好好琢磨一下了,只要上学就以博士后为唯一目标的民族,恐怕只能归为吃错了药的民族。“四大发明”哪一件是博士后的专利?如今强大的博士后队伍中有几个张衡、祖冲之、华罗庚?3.日本人、美国人或其他什么什么国家的国民喜不喜欢中国人,算不了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我们自己喜不喜欢自己!倘若连我们中国人自己都不喜欢中国人、不喜欢中国话和中国字、不喜欢黑头发黑眼晴黄皮肤的亲爹亲娘,那么,即使全世界都喜欢你或都在你面前“腿软”,又有何益呀?

 

10.”中国人为什么这些年都往外跑,最重要的是要让国民自己爱自己国家……如果我是杭州的市长,我绝对不是狭隘的民族自尊心──如果杭州有什么灾难,我就首先把杭州的老百姓安排在香格里拉,让外国人在外面排队!这样,你才会让你的国民爱自己的国家!一个日本的农民跑到峨嵋山去玩,骨头摔断了,你就用中国空军的直升飞机去救他,而在日本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宿舍里死了7天才被发现;名古屋大学的一对中国博士夫妇和孩子误食有毒磨菇,孩子和母亲死了,父亲则是重症肝炎,在名古屋大学医学院的门诊室等了12个小时,也没有一个日本教授来看望!而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友好,以为自己很大度,实际上是被人家耻笑,笑你的无知!你们这个民族jian!我们不能这样!我们的领导人跑到国外去访问,看到有几个人在欢迎他们,就感到挺有面子;而外国来了个什么人物,都是警车开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让我们中国人感到是自豪还是悲哀?所有这些,对教育工作来讲,都是深层次的问题。所以我经常讲,我作为一位自然科学工作者,我教育我的学生,首先是学会做人,没有这些,你学了高分子,外语都是花架子。

点评:1.“爱国心”的养成首先要从“爱家”教育开始。“一屋之不扫,何以扫天下?父母之不爱,何以爱国人?”现行教育的又一重大失误,便是对教育者的“宠化”。这些年一直有股子怪风愈刮愈猛,凡有教育及代际间不尽人意之事,便统统是家长不对、教师不对,一切责任统统在社会、在学校、在家庭、在上一代。这种一味讨好、一味迁就受教育者的理念,果真比“棒头出孝子”的理念更科学些吗?连“是其所是非转所非”都做不到,只管一味哄着陪着傻小子傻丫头们傻乐,还当什么教育者呀?训练小老鼠走迷宫的办法晓得勿啦?那就是它走对了,赏油炸花生米;走错了,它就挨电击。若是无论走对走错,一律有油炸花生米嚼,那除了养一群肥耗子出来之外,你还能指望啥哩?摒弃了惩罚的教育只能是残缺的教育。除了教育部,咱不是还得有公安部吗?社会如此,学校也是如此啊。“宠化教育”是到该下课的时候啦!2.说到“做人”教育,那话题可就太大了。其实,“做人”教育的缺失,与其归咎于学校,不如归咎于唯经济马首是瞻的社会发展观,及其指导下的社会价值取向的长期扭曲。所以……这个话题咱们还是留待日后在另外的话题讨论中再展开好了。

                                                                                                            7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